為什麼有政教分離,難道有「政教合一」不良效果,所以才會有這觀念呢?

翻開歷史,中國古代的皇帝,朕就是人民崇拜的對象,也握住至高無上的政治權力,皇帝不就是被人民當神明看待嗎? 那時可不是人民投票選出皇帝,誰的政治力量大,心狠手辣,就能統一天下,成為第一人,也不容許有「副皇帝」的可能,這不是「政教合一」的概念嗎? 西元第四世紀,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大帝統一了東西羅馬,發布「米蘭敕令」,宣佈天主教成為羅馬帝國的「國教」,准許信仰自由,這不是「政教合一」的雛型嗎? 為甚麼要提政教合一呢? 因為政教合一帶來人民共同的信仰(自願或被逼破),好處和壞處就不詳細說明。 在當時的羅馬政府,若有人想當個小官,那他最好是「基督徒」。事實上,教會突然一下子「成長迅速」,有許多人一夜之間馬上成為「基督徒」。宗教領袖掛勾政治權柄,這會不會「腐敗」一個人呢? 羅馬帝國後來的發展,答案是肯定的「會的」。

後來在16世紀的羅馬天主教神職人員,頻繁以各種名目讓民眾捐錢贖罪,有所謂的「贖罪券」。馬丁路德是當時的一名修士,他不贊成民眾盲目捐錢贖罪﹐寫成九十五條文反對贖罪券的論點,貼在威丁堡城教堂的大門上。 這件消息驚動整個天主教,改革的呼聲像野火一樣燒遍整個歐洲,開始了宗教改革的第一步,但也讓教皇和皇帝對他恨之入骨。這也是「政教分離」的觀念開始產生。 權柄真的會容易腐敗人心,尤其你結合宗教和政治的權柄。

什麼是「政教分離」? 今天在美國許多人掛在嘴上的「政教分離」,是來自於英文「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」(國家和教會分離)。 是甚麼意思?是國家歸國家,教會歸教會,不要在國家談宗教,不要在教會裡談政治嗎?

常常你會聽到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(ACLU) 威脅要控制某個團體違反憲法「政教分離」,或者聽到某個法官判某個團體違憲,到底憲法是怎麼說的,你有曾仔細看過嗎?還是大法官說違憲就違憲,他們絕對是「對」的,不然怎麼當國家最高法院的法官呢?

每四年一次總統選舉,還有一個很重要背後競爭,那就是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提名,上一次共和黨布希一下子提名兩位偏向保守派的法官當大法官,尤其提名John Roberts 當首席大法官,他還是所有大法官裡年紀最輕的一位,這讓民主黨和自由派很不爽,很跳腳了。根據最新馬路新聞,未來八年內有可能有四位已過七十歲大法官會有「退休」的念頭,這可不是小事一樁哦! 雖然大法官是終生職,不分黨派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某大法官是偏「保守」還是「自由」派,而且聯邦最高法院的最後判決就是「最後判決」,你不可能上訴最高法院的決定。

所以誰當大法官比誰當總統還來的重要。誰當下一任總統,就可以任命比較符合總統政治理念的大法官,四票足以在最高法院裡左右投票結果。(最高法院有九名大法官,任何案件有5票對四票的結果,就是最後的判決。) 所有地方政府、州政府立的法律,或是民間合約條文、公司規章,甚至阿貓阿狗俱樂部條文,只要與憲法背道而馳,那就會被判「違反憲法」,這罪名一蓋下來,你就吃不完兜著走,憲法最大,沒有比憲法還要更大的,不管你拿甚麼國際法,法國法,……等等,都不能來壓迫美國憲法。 這樣你就了解,每次總統選舉為甚麼要勞民傷財,爭的面紅耳赤,兩方選舉人罵來罵去,咬來咬去,因為除了個人的ego還有就是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權力(被提名的大法官還是需要參議員通過認同)。

前言都說完,現進入主題了,「政教分離」是寫在哪一條憲法,答對送一台賓士轎車,趕快翻憲法全書,有些人已上網在Google 了,

「第一條」,不對。
「第二條」,不對。
「第三、第四、第五、………最後一條?」,不對,都不對。

甚麼?心門大哥,你有沒有搞錯,你三秒鐘前不是說是「違反憲法」嗎? 我沒有說「我說」,我說「是大法官說的」。你心正在想這不是廢話嗎?心門是那根蔥,說的當然不算數,當然是大法官說的才算。那就請大家翻翻七大條憲法(Article)和二十七條憲法修正案(Amendments),告訴大家「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」寫在哪裡。賓士轎車等著送您哦!

一個年輕ACLU律師代表,站起來說「心門先生,你忘記1995年6月19日,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6票對3票做出了一項重要判決; 在公立學校的體育活動中, 舉行校方支持的禱告儀式,是違反憲法。」 好,很好,那一條憲法是寫甚麼?

「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,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;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, or of the press;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,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. (國會不得制定法律,來確立或禁止某種宗教;也不能限制言論、出版自由;也不能限制抗議政府不公而集會請願的權利)」 憲法第一條修正案,年輕律師接著回答。

可見律師是有備而來的,那「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」寫在第幾行?

「沒有寫在裡面」律師小聲的說。
「 不可能的,如果沒有寫在裡面,怎能說別人違反憲法?」我看著他問。
「這……這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哎……嗯……,」,年輕律師又在翻憲法,「等一下,我找出來給你看。」他回答。

不要找了,那幾個重要英文字沒有在憲法裡,讓我告訴你為甚麼。「政教分離」(Separation of State and Church)這個說法最早出現在1802年湯馬斯傑斐遜(Thomas Jefferson)寫給Danbury Baptist Association of Connecticut一封信裡。傑斐遜說「……that their legislature should『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,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,』 thus building a wall of separation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.」(立法機構「國會不得制定法律,來確立或禁止某種宗教」,建立一道教會和國家之間的牆。)

傑斐遜為甚麼寫這封信,許多人猜測傑斐遜想讓當時浸信派信徒放心,「安啦!免驚啦!」 美國不會發生重複類似英國的霸道情況,立法確立某宗教為國教。傑斐遜一而再保證,人民絕對有宗教自由,而且受憲法保護,因此很多人相信,傑斐遜強調的這道「牆」(wall)是單向的,是阻止政府用任何方法來干涉教會。可是大法官是這樣看的嗎?

我覺得美國憲法沒有規定「國家和宗教機構分離」,更沒有規定所謂「政教分離」。一個政治人物的價值觀怎能不會反應在政治傾向上呢?這一次兩黨的總統候選人,不是也跑到各地教會去作秀「拉票」嗎?請問ACLU為什麼不對他們提出控訴,告這些候選人違反「政教分離」的憲法呢?是因為選舉需要「宗教票」,所以就爭一隻眼,閉一隻眼嗎?

再說如果在學校禱告是違法,那國會裡為甚麼有牧師帶領議員做開會前的禱告呢?如果在政府機構不能發有「宗教」色彩的文件,那為甚麼我們的鈔票上印「In God We Trust」(我們信靠上帝)呢?為甚麼出庭見證要按手在聖經上呢? 為甚麼我們的法律條文有濃厚的宗教色彩呢? 為什麼總統候選人可以光明正大到教會去「做禮拜」發表政見,但學校不能放《The Giants》這部電影呢?難道ACLU不想告美國國會議員,國家政府機構違反憲法嗎? 還是ACLU只敢打壓百姓,但碰到「老虎」就閃一邊去呢?

憲法裡有對宗教信仰自由的承認和保護,這對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很不公平,不是嗎?其他非宗教的信仰(無神論也是宗教)就應該有這特權,可以把他們的價值觀隨意帶入政治裡? 但只要小民一提到「God」就會被冠上「政教分離」違反憲法,要立刻寫「悔過書」,不然就被拉上法庭,我真的看不來是違反哪一條憲法!

有些人認為第一修正案就是「政教分離」的精神。這完全是大法官對這一條憲法的單向「解釋了」,怎麼說?舉個例子,憲法第二六條修正案「十八歲美國公民才有投票權」,這不管誰當大法官都不能說,比較成熟的十五歲小孩等於十八歲,十七歲十一個月又30天等於十八歲整。 但現在的大法官們解釋第一修正案是,在學校禱告違反憲法,表示學校(政府機構代表) 不能設立某宗教為「國教」的錯解,雖然我的英文和法律知識很貧瘠,但第一修正案不是說「Congress(國會)」不能確立或禁止某種宗教嗎? 不是指我們的國會嗎?大法官硬要廣泛的解釋,應用到所有政府機構,這不是太牽強解釋憲法呢?何況憲法第一修正案,人民不是有言論自由嗎? 否定禱告不是變相制止人民言論自由,請問大法官這又如何解釋呢?

我覺得人民有絕對的宗教自由,這也是早期清教徒來美國的原因,他們尋找一塊可以自由敬拜的土地。在這塊土地上,你可以信基督教、佛教、回教、摩門教、無神教、甚至也可以信撒但教,每個人有完全自由選擇適合他們的宗教,或沒有宗教。沒錯,雖然我有基督教的信仰,但我不贊成「國會」把基督教定為「國教」,在這一點上,我完全同意憲法第一條修正案和傑斐遜當年寫信的苦心,傑斐遜早已想到不讓美國定某個宗教為國教,但他沒想到現在變成政府對人民表達信仰礙手礙腳,甚至用違反憲法來控告。沒錯,最高法院是這樣的判決,但他們不是也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,誰能控訴最高法院違法呢?

現在你明白,「政教分離」不是憲法,應要把它說成是憲法讓人不能信服,大法官就不會有「錯」嗎?現在你更加了解為甚麼總統選擇這麼重要,我們需要維護憲法的大法官,不是根據現今社會來解釋憲法的大法官。以上存屬心門的「政教分離」小小看法,希望大法官們能思考憲法第一修正案真正在說甚麼。憲法是民主社會的石柱,不應該你當大法官時這樣解釋,十幾年後他當大法官又是那樣解釋。真理是應該千年都不會改變的,真理是絕對的,不是相對的,我想傑斐遜也會同意─ 人民有宗教、禱告,集會自由,不論是在馬路上,或教會裡,或學校裡,或在「政府機關」裡,甚至在我們的法院裡。

© 2008 心門版權所有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