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北加州天氣寒冷,雖然室外陽光普照,而且穿著厚重的外套,但冷風吹在臉上,還是讓人從頭冰凍到腳。

在一個美麗的夜晚,我問妻子要不要烤火?妻子說好啊!我們搬新家有幾個星期,剛搬進來時就瞄到Fireplace上有幾根木頭,那時還想房東人真好,擺上幾根烤火用的木頭,讓我們可以寒冷的夜晚生火取暖。

吆喝幾聲,把兒子和妻子都聚集在壁爐前,擺一些零食在桌上,只差沒有開一瓶香檳來慶祝一個平凡的夜晚。問問兒子要不要點火,他說好,就重新的把木頭排好,讓它可以有一些空間燃燒。在壁爐前擺了小地毯,左邊坐著美麗可愛的妻子,右邊躺著英俊高大的兒子,徐徐上升的火光,襯托出幸福美滿的家庭。閉著眼睛享受這美麗的時刻,還正在想要不要烤甚麼來吃,感覺好像有甚麼燒焦味,抬頭看一眼電爐,沒有在煮甚麼,怎麼會有這味道呢?

木頭上的火焰越來越大,咦!煙霧好像不太像是往煙囪裡跑,而是倒著冒出來,幾十秒間,客廳瀰漫著飄來飄去的煙。嗯!可能是煙囪有問題,看來只好取消今晚的家庭時間,現在是滅火最重要了。我衝到廚房去,拿了一個小水桶,裝了一些水,再跑到壁爐前,面對熊熊燒著的烈火,心裡想要不要打911,可是等消防隊員來時,問大火在哪裡?我指著壁爐前的火時,會不會讓他們笑倒在地上啊! 

拿著裝滿水的水桶,就往木頭澆,噗嗤!噗嗤!的幾個響聲,「大火」是被澆滅不少,但煙霧就整批的更多往客廳逃,霎時我像是處在山中,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, 煙霧越來越濃,水也越澆越多,但是越多的水好沒有迅速的熄火,反而造成整個客廳白茫茫的煙霧。終於牆壁上的警報器被嗆的受不了,開始微微發抖說:「Fire ! Fire !」。

奇怪以前警報氣不是嗶!嗶!大響幾十聲,怎麼這新警報器還這麼斯文地說,聲音是有點微弱,真的遇到火災時,恐怕會叫不醒熟睡的我。我想應該去買一個中文版的警報器,最好是大聲嘶喊著說:「救人啊!火燒宅啊!趕快跑喔!」。幾分鐘後,火終於完全的熄滅了,在寒冷的夜晚,我們打開門,窗戶,讓久待不走的煙霧能流到戶外去,這才想到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問一下房東那壁爐能用嗎?

過幾個星期,房東找來一個煙囪專家,他檢查壁爐和煙囪,就說這有很多問題,需要修理。 我問大概要多少錢,他說七百到一千美金左右,怎麼這麼貴啊!原來要營造溫馨的家庭時光,是要付代價的,在壁爐修好之前,我們只好「望爐興嘆」。看了一下報紙廣告,好像有在賣給室外烤火用的鐵桶。嗯!問問妻子,要不要買來試一試?

(後記: 登於2011年2月7日北美世界日報家園版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