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搬新家,第一次進屋,發現屋頂,房間盤踞大大小小十幾隻蜘蛛,就決定徹底地整理房子內外,也把一個房間的壁紙拆掉和油漆所有的牆壁,花了整整三個多禮拜的時間。有一天發現手臂上長了一個小小膿包,過幾天就破裂有更大的感染,妻子看看就說:「去看一下醫生吧!」,於是我們就與醫生約了時間。

走進診所,與櫃台的服務人員講幾句話,就坐在椅子上等醫生,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醫生,奇怪?不是說好兩點的預約時間嗎?醫生一走進門來,瞄了一眼我的手臂,就說被有沒有被什麼咬了? 這我怎麼知道,我要知道就不會來看醫生了,也不會被「咬」。醫生很確定說是被蚊蟲之類咬了,有發炎現象,就開始在紙上劃劃,不到兩分鐘就開好藥單,說吃十天的抗生素,就揮手拜拜了,送我出門。

回到家,看見屋頂上的蜘蛛,就懷疑一定是牠們趁著我太累了,才在我的手臂上咬一口,所以現在看到蜘蛛就怒目相向,看一隻殺一隻,一定要把牠們趕盡殺絕才甘願。有些蜘蛛大概有自知之明,一看見我滿眼殺氣的靠近,就開始拔腿就跑,但我好不容易把牠鎖定,怎麼輕易讓牠逃脫,所以就「啪」的一聲,立刻粉身碎骨。

車庫有一大堆舊物,聯絡了救世軍人員來搬走,約定的那一天來了兩個大漢,就很快把東西搬完,突然搬家的大漢往後跳了一大步,跟他的同事說:「哇!好大的一隻蜘蛛啊!」,另一位同事就有點鄙視他,怎麼連「小小」的蜘蛛也害怕。妻子和我就順著他指的方向去找蜘蛛,不久妻子找到蜘蛛,躲在地毯下,我就走過去一看,哇!還真是一隻巨無霸的蜘蛛,大概有高爾夫球那麼大,害我把手上的小拖鞋丟掉,換一個更大的掃把,聲東擊西把牠驚嚇出來,才發現蜘蛛跑的速度很快,我在地上打了好幾次才打著,連打了十幾下才看牠沒有一點動靜。「怎樣,我沒騙你們吧!」那害怕的彪形大漢遠遠的站著說。

又有一晚,妻子突然大叫一聲,我趕緊衝出房間,拿著拖鞋準備殺敵,妻子指著房頂上的一個黑黑的影子說「蜘蛛!」,我觀察許久就說那是「細縫!」,我們討論好久也看不出來,妻子說那你要不要去摸看看,「甚麼?」萬一是蜘蛛,那我又被咬時怎麼辦?我去廚房拿一條橡皮筋,準備射那黑洞,「咻!」,響聲把黑洞給嚇的掉下來,一動也不動,妻子說趕快打死蜘蛛,趁著我要拿起拖鞋打牠,黑洞看裝死計謀失敗就拔腿要跑,有這麼容易躲過我的死亡追趕嗎?「啪!啪!」致命一擊,牠就「八腳朝天」不跑了。

有些黃金地段的角落,昨天才殺死一隻,怎麼今天又爬來一隻卡位,看來蜘蛛都會選最佳捕食的地盤,所以我們也每天到主要角落巡邏,只要有不怕死的蜘蛛敢來挑戰,那我一定是拖鞋侍候牠們。大概我的斬草除根手段,在蜘蛛之間互相傳聞,我們在國慶日出門幾天回來後,還沒看到一隻蜘蛛,可能也跟我把牠們食物之一螞蟻給毒死有關,我們家成危險地帶,不好討食了。接下來我們準備第二波的攻擊,在主要角落,屋頂放樟腦丸,打算讓蜘蛛絕子絕孫,這可以報我被咬一口的之恨。


(後記: 登於2009年8月1日北美世界日報家園版)

© 2009 心門版權所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