兒子與父親關係是甚麼? 是友是敵? 兒子已長得快跟我一樣高了,上次回去家時,發覺兒子好像有比我高的樣子,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,不知哪一天我要抬頭看兒子了。

為了滿足愛吃天性的大內高手,祕書幫主帶著忍者和大內高手出門吃午飯,點完菜坐在椅子上,忍者就用腳在桌下來與大內高手較量。兩人在桌下左踢右擋過十幾招,微笑吃著飯菜喝湯,沒有滴出一滴湯水,望著被踩黑的鞋子,大內高手不動聲色的繼續微笑,在心中盤算下一步要如何走。祕書幫主想順便去隔壁超級市場逛逛,忍者和大內高手「水足飯飽」兩手插在口袋無聊地跟在秘書幫主後面,東看西看。一到週末市場就擠滿人,不愧是發揮我中華民族的天性「民以食為天」,突然,大內高手伸出右手拍打前面冷凍冰箱的一條冰凍的魚,騰空飛起的一霎,右中指輕輕一彈,凍魚就飛向忍者的腦門,「接招」大內高手小聲喝著。

忍者被這突然飛來的凍魚嚇一跳,雙手急忙伸出來,身子往後微退,兩手合掌把飛到頭前的凍魚給攔下來,怒目瞪了大內高手一眼,就放下凍魚。但兩手抬起時,不知什麼時後多了兩顆橘子,一轉身就一前一後的攻向大內高手的要害,哈!早在我的計算之中,雕蟲小技不看在眼裡,早就料到忍者會回敬一鏢,所以大內高手已擺好姿勢,輕易的抓下飛來的橘子,咦!眼角瞄到怎麼忍者手上多了一顆大西瓜,這時祕書幫主回頭看了一眼「你們兩個人在幹嘛!」

「要不要買水果?」大內高手躲過一劫回答。
「不要在那邊玩,去找一台購物車來幫我!」

忍者和大內高手就走向門外找購物車,忍者嗆聲「你怎麼可以偷襲我?」,
「我沒有啊!,我不是說『接招』,而且你不是給我權利在任何時刻可以試你的反應能力嗎?」大內高手無辜樣的回答。
「沒錯,我是有這麼說。」忍者想了一下。

這時正好走過賣酒的地方,大內高手已多出兩瓶酒準備丟向忍者,忍者大叫「不可以,太貴了,打破我們賠不起啊!」,我看了一下標籤,二十多塊錢一瓶,害我趕快放下,萬一打破了,那祕書幫主不知會用什麼家法來伺候我們,原來我的一舉一動都已落在忍者眼中。

找到購物車就回去找秘書幫主,兩人推著車繼續跟著,忍者說「太無聊了,我們練習套招好了」,「不行,媽媽會罵人」,不管三七二十一,忍者就申出左手攻向大內高手,很自然的反應大內高手舉手抵擋,忍者右手又打向大內高手,右腳膝蓋踢向大內高手的小肚,沒料到可以動腳,大內高手的小肚被踢中了。
一聲慘叫,冒著被罵的危險,大內高手展開反擊,兩人在超市你追我跑,你踢我擋,玩的不亦樂呼,早就把祕書幫主的話忘的一乾二淨,偶爾引來路人側目眼光看這一老一少在幹嘛!

累了,我們喊暫停,乖乖回去找祕書幫主,開小差不能太久,不然就很麻煩。我摸摸忍者手臂,還蠻結實的肌肉,忍者說你的肌肉呢? 大內高手運氣,用盡十足力氣把手臂上的肌肉給擠起來,忍者說「你在Flex 肌肉嗎?」,我使了一個眼色,忍者上來摸一下我的肌肉,「我是說肌肉,不是塌塌的肥肉!」忍者笑著說。

好毒的一句話,大內高手中箭倒地不起,心中一直在滴血,這次內傷不輕啊!


© 2008 心門版權所有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