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知道日光之下沒有新鮮事,世上各種各樣的人都有。俗話說一種米養百種人,我也知道受教育水準越高應該就越明理,越能分辨是非,但在美國紐澤西州有個女律師卻提出一個訴訟改變我的想法。

她因為兩年多來,常常上大西洋州賭場賭博輸了一百多萬元後與賭場打官司,她控告紐澤西州七家賭場「卻沒有善盡阻止她的義務,幫助她戒賭」,What? 我看著中文報導,目瞪口呆不能相信我所讀的報導,我以為是賭場耍老千讓她損失巨款,所以才被告。我上網Google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後,總算有一個清楚理解, 還好英明的聯邦法院的法官把「受害人」二千萬美金的控訴給駁回,不受理。要我是這法官我還批註「無理取鬧」浪費人民的資源,最好再加上一筆罰金。

但這女律師認為,賭場應該要貼上「不斷賭博,有可能讓你輸光」之類的警語,因此她揚言官司要繼續打下去,爭一口氣,我想她肖想能贏得最大睹注二千萬陪償金吧!法律專家們全面看倒她的賭盤贏面是非常的低(Long Shoot) ,甚至比她在賭場贏錢的機率還低,賭場怎麼設定最高賭輸金額呢?難道賭場要等你輸了一百元美金就請您回家休息下禮拜再來呢?看完報導,我只能搖頭嘆息,我們的社會怎麼變得這樣了。

在你還沒為這女律師「損失」大筆金錢打抱不平時,讓我先告訴你,這女律師的賭金是她私自挪用客戶委付帳戶,她已失去她紐約州的律師執照,面臨一些刑事訴訟,她的麻煩可大了,她可能還會被關進監獄。我想知道,在她被關的監獄是不是也要有賭Black Jack (21 點)的設備,不然監委會被她控告「非法阻止人民賭博的自由權力」,可能是一筆三千萬美金的聯邦訴訟。

這件訴訟從頭到尾好像都沒提到女律師的Personal Responsibility ,似乎只要把責任推給別人,自己永遠是受害者。如果PR是一個新名持詞,讓我解釋「個人責任」是說你不能在高速公路亂跑,被車撞了還要告車子開太快,不該沒有閃避你而把你撞倒。個人責任是要為我自己的行為負責,不是都是別人、社會的錯。有誰不知道抽煙會得癌症呢?有誰不知酒醉開車一定會出事?吸毒會喪命? 如果照這女律師的說法,那我們就要嚴格執行下列阻止行為:

1. 看到有人抽煙,馬上噴滅火器在香煙上。
2. 看到有人喝酒,馬上搶走酒杯,或換成醋。
3. 看到有人吸毒,馬上搶走毒品。

同樣若有人去賭場賭博時,我們要舉牌,排成人牆阻止賭客進入賭場,看到有人已在玩拉角子老虎,就放錄音帶告訴賭客他們穩輸不贏的,他們運氣很衰的,這是賭場該做的責任? 如果賭場真的做了,他們還是會被告「侵犯人民輸錢的自由」。我很意外為甚麼這女律師沒有把市政府,聯邦都一起告進去,因為他們沒有盡力幫助她戒賭,成立戒賭協會,而且允許蓋賭場,引誘她去偷竊……等等。這好像這又給了這律師新的主意了,把自己描述為殘障賭博人士,受聯邦政府保護。

雖然我沒有甚麼博士學位,但讀到法律博士,當一個執業的律師,應該有簡單基本常識,賭場是賺錢為目的,不是慈善事業,如果每個賭客都是贏多輸少,那賭場早就關門大吉了,這一「基本常識」應該是每個小學程度的人都懂,十賭九輸的真理有誰不知道嗎?

我想知道若這兩年中,這女律師是賺了一百多萬,那賭場可不可以告她「沒有自制力,不務正業贏太多錢嗎?」 如果她的控訴可以成立,那所有賭輸錢的賭客都可以成力自救會,全體訴訟賭博業贏回他們輸掉的錢。那酒醉開車出事的人,也可以告酒吧賣太多酒給他,告汽車製造廠沒有裝設防止酒醉開車的儀器,可以告市政府沒有特別預留給酒醉開車人的車道,甚至於告被他撞到的對方車輛沒有認出他是酒醉開車人,你會說哪有這種無理取鬧的訟案,但這女律師不就是把所有的責任推到賭場身上嗎?

只要人一直不願背上個人責任,我一點也不訝異明天會看到更荒謬的訴訟。訴訟好像變成另類的賭注,只要賭贏一盤,就可能贏得巨額賠償,我不願,也不是在替賭場說話,但我們都有最基本的Personal Responsibility,或許我們應該對這些「無理取鬧」的訴訟處巨額罰金,這或許可以減少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。

有沒人要賭就算這女律師一直告到聯邦最高法院,她會贏得訴訟的機會是零呢?唉!不該這麼好賭,好訴訟,多承擔一些個人責任吧!


© 2008 心門版權所有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