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上次回家都快一個月,趁九月的勞工節假日,我回北加州一趟看妻子和兒子,回來之前就跟忍者約好跟他打籃球,所以星期日下午就在教會的籃球場,跟他打一對一比賽。

我知道,你們要說心門大哥,您…您…還能打籃球嗎?當然還可以,看了好幾十年的籃球賽,從LA Lakers 到 Phoenix Suns,還有NCAA (美國大學籃球賽),遊戲規則都很熟悉,球只要往前投就好了,還有甚麼困難嗎?雖然人到中年,體力是不如年輕小伙子,但我還應該沒有那麼衰老吧!

到了球場,撿到一個籃球,就投一投拉拉筋骨,這籃框還不很配合,怎麼投就是不進,可能是球的問題,我才跟忍者抱怨,要拿我們自己帶來的球,惹者就唰一聲投進一球說「球很好啊!」,好小子,原來這是他的場地,看來忍者已準備好了,準備痛宰大內高手。可是我還是覺得球太滑了,抓不住,手感不太對,投起來就不太順手。這又不是血滴子,圓圓的球,怎麼抓都滑來滑去,沒法使勁。好吧!想當年球聖喬丹不會在乎球好不好,任何一顆球對他都是一樣的,我看就算他在三分線投鉛球也照樣會投進的!

比賽開始,打三場贏兩場就算贏,每進一球算一分,三分球投進算兩分,球是Winner Take Out。忍者都快跟我一樣高了,站在他前面還看不太到籃球框,所以我就決定靠遠射來得分, 「唰!」投出去的籃球應聲落網,忍者看了我一眼。接下來幾分鐘的你來我往投球,大內高手已經遙遙領先,只要再投進一球就贏第一場比賽。忍者問我多久沒有打籃球,我想了一下說快半年吧! 站在三分線,一個假動作,閃過忍者,出手,得分,比賽結束,大內高手贏了第一場。我問可以休息半小時嗎? 忍者說那有那麼久,五分鐘就好了,可是我怎麼覺得大腿發酸,好像才爬完喜瑪拉雅山峰回來啊!

第二場比賽開始,我手一拿到球立刻出手,又是唰一聲得兩分,忍者說「你騙我,你在亞利桑那州一定偷偷練球!」,我回答「現在氣溫一百多度,我去哪練球?你在家時不是都看我坐著不動嗎?」,忍者猛搖得不能相信我又投進一記兩分球,但他也靠他人高,不怕被我蓋火鍋切進籃下投籃,但最後我的兩分球準到我自己都訝異,所以又贏第二場了。

這時我已經嚴重虛脫,腳酸手痛,心率不整喊回家吧! 忍者說再一場吧,不是贏兩場就比賽結束嗎? 忍者回答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就多陪我打球嘛! 忍者問「你真的半年都沒打球?」,這問題我不是剛才就回答過,可能更久吧!從我們取消Fitness Center的會員後,我不是每天就不運動,話說完,又一個兩分球落網得分。

忍者說「可是半年沒打球的人,不可能三分球投這麼準,不練球,就不會準的,這是SBS教練說的。」
「我不是普通人。」大內高手竊笑說。

最後一顆兩分球在三分球線上迅速直奔籃框,忍者望著球,無奈的看這它落網。終於可以回家了,大內高手已不管忍者說再一場,這樣永無止境的打下去,大內高手會倒斃不起。差不多了,媽媽在家等我們!回到家,祕書大人問打得怎樣?我回答連贏三場,忍者問「為什麼爸爸半年沒打球,三分球都還投得那麼準?」

「爸爸以前打很久的籃球」祕書大人回答。
「可是,半年沒練球,是不會投那麼準!」忍者答。
「那,可能就是他天生就會的!」祕書大人看著我說。
「我會得這種遺傳嗎?」忍者問。
「會吧!你是他兒子,會有他的遺傳的」祕書大人安慰忍者。

忍者聽了很高興,似乎看到他也會有投三分球的神技。說真的,我是半年多沒碰籃球了,但我回想跟兒子的比賽,沒錯我體力不如他,沒有他快,但我多了一樣他沒有的,那就是「自信」,雖然這麼久沒打,但我一拿起球時,我有很大的自信,我一定可以投進的。 兒子還年輕,還在摸索自我當中,有時就對自己缺乏自信,從我一開始投進幾顆三分球,他就失去信心了,就輸了比賽,不然他要贏我是很容易的事。

但這也是我們當父母的責任,從旁來協助孩子在成長過程中,建立自信,相信自己的能力能完成任務。沒有自信,或還沒開始做就覺得我一定不行,一定會做不好,那就已經往失敗的方向走了。缺乏信心就像船失去舵一樣,早晚會觸礁的。人生中還有很多的挑戰,兒子也要慢慢建立自信,就會懂得來應付這些挑戰。等兒子再長高一些,再多一些自信,我能打贏他的機會就越來越困難了。


(後記: 登於2008年10月17日北美世界日報家園版)

© 2008 心門版權所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