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出車外,揮揮手,向我最親愛的秘書大人和兒子道別,又要回去鳳凰城上班,每次回到北加州,我就不想回去,真想耍賴就留下來,不回去亞利桑那州了。秘書大人也捨不得來沒幾天又要回去了,兒子也覺得我怎麼老是來來去去,但想歸想,時間一到,我還是得乖乖回去上班。

望著遠去的車影,眼睛也朦朧起來,希望這種空中飛人生活能早日結束。一腳踏進機場,check-in,拿登機證,就排隊等著機場海關人員檢驗行李,看著他們毫無微笑的臉孔,有時我在想我要是恐怖份子,一定找其它的漏洞,不會排隊等著行李檢查。會有這麼笨的恐怖份子嗎? 把手槍,炸彈放在行李裡,然後被X光照出來嗎?好像還沒聽說這麼嚴厲檢查有抓到真正的恐怖份子吧!

面對越來越貴的機票,我們要節省一些經費,所以今天不坐計程車回岳母家,因為以往我都把車停在岳母家門口,這樣可以省$25美金,但每次坐計程車還是花$20,所以秘書大人告知有公共汽車可以從機場坐到岳母家前,可以試一試。 下車前,秘書大人給了$4.50車費,打算今天就讓我坐公車回家。

兩個小時很慢很慢的爬過去,終於我跳出了Sky Harbor 的機場,看到了公車站牌,便大步的走向前,坐在熱哄哄的椅子上,享受本州特有的三溫暖熱氣,不到三分鐘,我已汗流浹背,積水成河了。紅線公車很快就來了,一上車我尋問司機有沒有要到我去的車站還有車票多了錢,司機先生竟然搖頭說不收錢,奇怪有這麼「好康代誌」嗎?

不到十分鐘,我已到達車站,下車要等著接另一班車,天色慢慢黑了,雖然我站在
離亞利桑那州大學很近的車站,但內心還是有些不安東瞄西瞄的,最近汽油一直狂飆,坐公車的三教九流人物也多了,剛才就在車上看到一些「大哥」們,所以覺得有一點點嚇到了。 這時有一個墨裔大哥,光著上身,滿身刺龍刺虎與兩個朋友走近我,我開始想,我身上有$4.50,萬一他們需要借錢,我應該可以借給他們三塊錢,大哥的兩位朋友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大哥繼續向著我的方向走來,氣氛非常詭異,等等,需要上廁所的讀者請趕快去,免得等一會兒嚇出尿來。

先休息五分鐘吧!

雖然心門自封大內高手,但好漢不提當年「蓋」,今天面對前面一位大哥,要怎麼處理這危機呢? 大哥舉起手,嗯! 該來的總是會來的,我準備自動奉上一些跑路費來孝敬大哥,這時大哥出聲說「要錢還是要命?」,沒有啦! 大哥沒這麼說,這是心門小說看太多,自動替他想出來的台詞,

「我是Leo。」 大哥腳步有點蹣跚樣子。
「我是心門。」 真笨,我怎麼還報上真實名字?
「那一個是我朋友,今天過六十大壽。」 大哥握著手掌,打出問候的手式。

我連忙申出右手,與大哥手撞擊一下,表示友好。大哥就坐在椅子上,跟他朋友說我聽不懂的話,不久,他轉過頭來問,

「你要不要也坐下來,跟我們喝兩杯?」大哥已有點醉了問。
「不用了,謝謝!」 看著地上兩大瓶啤酒,我想是不是要往前走呢?誰知等大哥更醉了,又會說出甚麼話來。

但萬一大哥生氣說,你要去哪? 看不起我們嗎? 來,乾杯!那今晚就會很精彩了,幸好這時公車來了,我急忙衝上去,結束一場有驚無險的對話。 以後坐公車我也劃一些圖案在手臂上,或者劃上國劇的臉譜,給自己壯膽一下,免得被嚇得心驚肉跳。


© 2008 心門版權所有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eduke 的頭像
theduke

心門

thed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